发新帖
今日娱乐热点

横店渴望投资人:这里戏多钱少 横店“萧条”是外界的误解

2290 0

本报记者 谢若琳 陈炜 横店报道


最近两个月来,横店萧条的新闻频传,有位导演说,在冬日里看到这样的消息,身体不由寒颤,丝丝寒意沁入心骨。11月15日,阴雨绵绵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走进横店,意外发现横店影视城仍然保持着往日的热闹喧嚣。


“你们要小心,这边骗子不少。”听记者是外地口音,就有演员公会的工作人员善意提醒。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就有人自称剧组工作人员上前搭讪,“我这有个好项目,剧本、演员、后期都能搞定,就差一个投资人了。”


对于很多人而言,这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地方,约有4万人在此注册演员,甘当“横漂”。在此次采访过程中,不断有人纠正记者,过去几个月,横店从未“萧条”。尤其近期大制作纷纷回归正轨。


但横店也难谈回暖,出于影视行业的周期性考虑,10月份以来大制作纷纷开机,都是前期积累的项目。当下的市场到底如何,资本有没有逃离,还要等这批热闹劲过去,半年后才能看出端倪。


如今下结论,言之尚早。


横漂“不为赚钱”


出租车司机老吴说,横店是个很健忘的城市。哪怕过去几个月有些“冷清”,眼下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重新开机、搭景、拍戏。


横店演员公会,是横漂们“找活”的地方。如果你想去横店做演员,第一步就是去公会办一张演员证,之后公会会将群众演员分进若干个微信群,在剧组有需求的时候在群内发布信息。


穆青来自江西,此次专程来横店就是想当一次群众演员,但在横店影视城周围租了一间旅馆,等待了5天时间后,她却一个角色也没有接到,一气之下穆青退出了公会的微信群。


“群里有百余人,但是发布的剧组需求很少,有的就要几个人,我根本就抢不上,”穆青在公会服务部抱怨,要求换群,“我还有自己的工作,演一部戏就回去了”,她不断地跟工作人员强调,只要尝试一次就好。


演员越来越多,但不是每一个都能接到想要的戏。演员公会服务部,就成了横漂们平日里最爱的聚会场所,热闹的时候,这里挤满了群众演员,与北京地铁高峰期一样,人贴人的站着。


实际上,他们的薪酬标准并不高:一天工作10个小时,赚取90元。而周围的家庭旅店,一晚上的价格在100元左右。可以说,大部分横漂,都难以靠当群演过上体面的生活。


群演当中,也有级别之分。高级群演,被称作特约演员,其特殊之处在于要求稍高一筹,要么面容姣好,要么略有演技。对比之下,普通群演几乎没有门槛,据当地人介绍,横店兴起之初,群演主要来源于“周围村子里的阿公阿婆”。


11月中旬,横店飘着秋雨,公会服务部里的群演正三三两两的下着象棋。赵大爷操着一口北方口音,在其中显得格外突出,他是河北张家口的退休老干部,与几位朋友组团到横店当群演。由于气质突出,赵大爷已经是特约群演,偶尔接一些老年人的角色,还能有几句台词。


他说,不为赚钱,就图个兴趣。


“与两三年前相比,确实是冷清了一些”,公会服务部门前,一位剧组灯光师傅告诉记者,“最近开拍的大概有40部戏,而过去在鼎盛时期,这一数字能达到100多个。”


横店“从未萧条”


“横店从未萧条过!”当地的一位影视公司董事长郑祥不断强调。他认为,开机数量下滑,主要原因在于“限古令”。2018年初,广电总局出台新规,大力扶持现实题材作品,严禁一线卫视播出乱改历史的宫斗剧,一度被称为史上最严“限古令”。


实际上,从2016年起,影视行业已经出现回落迹象。根据淘票票数据显示,2016年全年电影票房约为450亿元,同比增长2%,这与2005年以来,电影票房复合增幅36%的成绩相去甚远。


同期受“一剧两星”政策影响,传统电视剧市场容量增速逐步回落。另一面,网剧初露锋芒。2013年网剧产量仅为50部,随后进入快速扩张时期,2014年同比增长310%,2015年同比增长129%,直到2016年增速放缓,产量维持在600部左右。


资本逐渐冷静下来。如今在横店,小成本的作品居多,大制作的进度明显放缓。郑祥表示,大家都在等消息,开机数量锐减早在意料之中。“因为横店的拍摄场地,大多是古装剧的配置。限古令出台后,肯定会有所抑制。”


他认为,外界误解横店“萧条”,是因为今年第三季度(6月份-9月份)影视行业整体处于观望状态。


今年以来,影视行业多方调整。尤其是税务改革让从业人员心有戚戚。“新规则出来之前,不知道怎么交税,即不敢少交,也不想多交,只好先等等看。”郑祥说,“前段时间,横漂广场同时停着上百辆面包车,都是等待开机的剧组。”


但10月份以来,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、《盗墓笔记重启》、《租借少年热血档案》等大制作相继开机,记者在片场已然能够感受到忙碌的工作的气息。


在郑祥看来,横店如今的现状,才是回归理性。“前两年钱多,人心也浮躁,什么样的人都想来投资几部戏。这个地方‘傻子’太多,‘骗子’都开始不够用了。”


这里渴望投资者


所谓“骗子”,更高级的说法是忽悠。横店渴望投资者,更确切的说,最好是不懂行的投资人。在互联网风口上,经常有创业者说,“我有一个好主意,就差一个程序员”。记者发现,这一个观点,完全适用于浙江横店,更贴切的说,适用于中国影视圈。


这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,在横店,似乎每个人都是电影大师,从小店服务员到出租车司机,都能说上两句“所谓艺术”。记者甚至看到2000元成本的剧组,几个相关的后期人员凑点钱,就能撺出一部剧,类似微电影。


这也是一个门槛极高的行业。作品的成熟度,完全在于掌控者的能力。投资没有依据可言,全凭“信任”。信任一个人、一个团队,就可以掏钱了。数据、调研、PPT,不存在的。


“前两年的钱,太好赚了,活多到接不完”,某营销公司CEO程昱告诉记者,当时遍地是投资,好项目被炒的很贵,还都得抢着做。


他好怀念那个到处是金主的年代。2015年,是中国传媒产业颠覆的一年,纪录不断被打破,规矩不断被重塑,影视行业经历了业绩与估值齐飞。


Wind数据显示,2015年文化传媒行业总市值达到1.66万亿元,行业版块涨幅74.32%,市值飙升的同时,文化传媒公司并购扩张也进入白热化,当年文化传媒公司共发生并购196起,涉及资本约893.83亿元,也就是说,几乎不到2天就发生一起文化传媒公司并购。


2016年,传媒行业并购热情不减,全年传媒类上市公司并购278起,比2015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除了买买买,就是卖卖卖。


“开始接触了好多有钱人,做什么的都有。有的是小开发商,有的掌管常年亏损的重工业集团,也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,摩肩接踵,往来而不绝。”程昱感叹,“巅峰时期,能有100多部戏同时开机,你都不知道那段时间有多美好”。


身处产业链最顶端,演员身价水涨船高,天价薪酬成为主流。资本热捧一年多后,明星们似乎找到了潘多拉魔盒,纷纷通过高片酬、当股东、卖公司、做高管等多种方式,花式捞金。


当年,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,拉出来19位明星股东;刘诗诗、吴奇隆夫妇的稻草熊差一点卖给暴风集团;唐德影视准备收购范冰冰公司51%股权;2016年底,赵薇试图高杠杆入驻万家文化,将明星证券化推向高潮。


2016年7月14日,深交所发布《修订广播电影电视行业信息披露指引,针对市场热点强化监管》,提出重点监管创业板影视公司信息披露,严控明星证券化。大势之下,上述交易均未成行。


“演员本来是个褒义词,现在很多人把它当作贬义词。”郑祥说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穆青、赵大爷、郑祥、程昱等均为化名)

娱乐分分时时彩免责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、一分六合投稿和用户自行发帖,与分分时时彩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果本文内容有侵犯你的权益,请发送信息至admin@yuleyx.com,我们会及时处理。点击进入客服处理
娱乐新闻投稿邮箱:admin@yuleyx.com24小时在线不间断处理,1小时内迅速响应处理!
网站个人、企业认证提交资料。认证的好处:免审核,提高企业知名度,原创文章优先推荐置顶。
温馨提醒:个人认证用户不得带有企业信息,如果是企业用户,请在企业认证这里提交。点击→认证提交
分分时时彩网欢迎您的光临!您的加入是我们最大的鼓励!我们会尊重每一位用户的建议与反馈,感谢您对我们的工作做出点评与鼓励!
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搜索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